长三角地区侨商组织在皖召开法律维权联席会议

多彩生活网   2019-01-19 16:16:10   【打印本页】   浏览:84359次

别人不知道那只黄金狮子的来历,但是他却是知道的,在万妖岛上,那些恐怖的妖兽蛋,虽然大部分都逃走了,但是还是有几颗落入了当时的武者的手中,帝辰,清虚,姬明月等人,他们都曾经得到这些妖兽的蛋。那老者步履蹒跚,浑身枯瘦的老者看了看无名,脸上露出几分笑容说道:“你就是无名?不错不错!”不过无名也只是莞尔一笑,毕竟他看重的本来就是这个组织不束缚他的自由,只要没有任务,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算有任务也可以不接,这辈子都不接一个任务也是可以的。

这也是虚空之界为了反制魔界入侵的一个手段,定期举办这样的比试,派进去大批的高手大肆破坏,拖延魔族下一次入侵真武界的脚步,将战火烧进魔界之中。无名正要动手将那只狮虎龙斩杀,蓦地,一道惊天神虹从天而降,瞬间直冲而来,冲灌了下去。

  政令如山 岂容“选择”

漫画 王怀申 绘
漫画 王怀申 绘

  1194栋违规别墅上报中央时竟“缩水”为202栋;进山必经之路别墅楼盘销售广告遍地可见,地方却宣称违规别墅“已彻底清查”……日前,中央电视台播出《一抓到底正风纪DD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专题片,讲述了秦岭北麓西安段违建别墅整治全过程,曝光了陕西省部分官员,对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六次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搞选择性执行、选择性落实,这种敷衍了事、阳奉阴违的行径,发人警醒,引人深思。

  透过现象看本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表面上是拆除违建别墅工作不作为、不到位,根子里是没有把“两个维护”作为最根本、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落实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表面一套、背地一套,没有真正落实到行动上。

  在日前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各级党组织要旗帜鲜明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到哪里,监督检查就跟进到哪里,确保党中央令行禁止。

  增强“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对党中央决策部署,必须坚定坚决、不折不扣、落实落细,决不容“选择”。

  五花八门的选择性执行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崇尚实干、狠抓落实,并指出“如果不沉下心来抓落实,再好的目标,再好的蓝图,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置若罔闻、自行其是,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搞选择性执行,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委原书记梁嘉庚可谓典型。三都水族自治县是贵州省深度贫困县。梁嘉庚在任期间,表面大放“不求做大官,但求做大事”“带领全国63%的水族人民脱贫就是天大的事”等豪言壮语,在办公室墙上挂着“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作战图”,实则把精力和资金集中到与脱贫攻坚工作无关的养生谷、千神广场等增政绩、名头响的综合开发项目上。

  梁嘉庚的案例,折射出当前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未以人民是否满意,而以自己是否合意来做选择、搞变通的心理。他们把党的大政方针和决策部署视为“橡皮泥”,是圆是方、是大是小,都是自己选着捏。合己意则守之从之,不合意则避之弃之,干工作“挑肥拣瘦”,有利就做、无利则舍。

  因贯彻执行中央精神和上级要求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等问题,江西省抚州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能华,市人社局原党组成员、医保局局长孔咏春等人于2018年11月28日被中央纪委通报曝光。在牵头负责制定和调整门诊统筹政策的过程中,徐能华、孔咏春等人从本部门利益出发,选择性执行上级文件要求,擅自取舍文件内容,导致意在减轻城乡居民特别是贫困人员门诊医疗费用负担的政策“红利”,在实际操作中反而给群众增添了不少负担。

  上级要求严一点就执行,稍一放松就蜻蜓点水、敷衍了事也是选择性执行的“病症”之一。而此类问题在生态环保督察整改工作中表现得较为突出。

  去年年底,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山东省潍坊市为完成围滩河的治理目标,未开展控源截污工作,竟然撒药治污,依赖投放药剂“突击”改善河流水质,致使河流水质在验收后迅速恶化,耗费4700余万元的河道治污工程未见成效。湖南省益阳市委原副秘书长邓宗祥在2007年11月至2016年7月主政沅江市期间,选择性执行中央关于生态环境保护决策部署,接受私营企业主利益输送,纵容默许其非法修建矮围,在南洞庭湖腹地下塞湖从事非法捕捞养殖、盗采砂石等活动,给洞庭湖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不可逆的严重破坏。

  此外,容易做则做、有难度就放的“退避执行”,明里重视、暗里忽视的“表面执行”,做多少算多少、只求到点不求到底的“象征性执行”等,也是选择性执行的常见表现。

  选择性执行为哪般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驰而不息加强作风建设,政策执行力不断增强,政策落地“中梗阻”“跑偏漏”的问题逐渐减少,但为何个别领导干部在政策执行上打折扣、搞变通的情况仍时有发生?

  “违建别墅的发生和演变,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有关党组织的政治建设缺失缺位、软弱无力,有关领导干部对政治纪律缺乏敬畏,政治规矩意识淡薄。”在整治秦岭北麓西安段违建别墅过程中,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徐令义表示,总书记要求从政治纪律查起,抓住了问题的要害。

  而在中央党校副校长、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谢春涛看来,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反复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其实就是要解决一个令行禁止的问题,中央就必须有权威,我们必须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中央作出的决策,就必须得到有效执行。

  由此可见,选择性执行看似是政策执行问题,实则是政治问题。有的党员领导干部政治站位不高、“四个意识”不强,利益至上、处处以个人为中心;有的缺乏政治担当,工作作风漂浮,责任意识不强,凡事只求“过得去”、不求“过得硬”;有的对政策理解不到位,片面强调地方实际,没有大局意识、全局意识;更有甚者不惜从中攫取私利,触及党规党纪和法律红线,严重侵蚀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功利主义”也是选择性执行的重要原因。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张国清表示,有的地方政府的党员领导干部倾向于在短期内容易产生政绩的工作上下功夫,对于那些短期内在明面上显不出成绩的事,则往往不愿意做,或选择性地执行。

  一些党员干部对政策的选择性执行、选择性落实,使得党中央制定出台的一些打基础、利长远的政策难以落实落细。这些政策往往需要执行一段时间才能见成效,而且执行难度相对较大,需要付出较多时间、精力,一般属于“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面对此类难以短时见效、见政绩的政策,一些地方官员在执行过程中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湖南省汝城县委原书记方南玲为了盲目追求政绩,不顾该县国家级贫困县的实际情况,没有认真落实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大决策部署,反而大规模举债修建大批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导致该县连续三年综合债务率位居湖南省第一。2008年以来,该县共修建广场公园11个、市政道路项目26个,违规修建办公楼10栋,几乎一半财政支出都用在城市开发和城市建设上,与此同时,该县当年在促进产业发展方面的支出还不到6%。

  在一些党员干部眼中,本该不打折扣执行的上级政策变得可有可无,表态调门高、落实效果差,甚至层层空转、阳奉阴违。秦岭北麓违建别墅多次被曝光,尽管习近平总书记针对该问题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但并未引起相关党员领导干部的重视。2014年5月,在接到总书记的重要批示后,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面对中央的工作部署和总书记的重要批示,陕西省和西安市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仅选择性执行,仅对部分违建别墅进行处置,还在整治上弄虚作假,在督察中搞走马观花。

  严守政治纪律确保政令畅通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

  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保证党中央政令畅通,是增强“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最直接、最具体的体现。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一个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绝不是一般问题和个人的事,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从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可以看出,很多腐败问题的发生就在于一些领导干部不讲政治、不守纪律、不懂规矩,对中央要求置若罔闻,对党中央决策部署阳奉阴违,以致在腐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那些搞选择性执行、选择性作为、选择性落实,导致政策难以落地的党员领导干部,必须依规依纪依法严肃追究责任,以铁的纪律倒逼领导干部切实严守政治纪律、政治规矩,贯彻落实好党的大政方针和决策部署。

  避免选择性执行,还应强化党员干部的执行力。通过加强全面从严治党,避免政策执行“打滑空转”。健全完善政策执行方面的督查体制机制,通过巡视巡察、监督检查等方式,加强对政策落实方面的监督,压缩政策执行环节的“自选”空间,确保各级各部门在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中不走样、不变形。

  此外,立足地方实际,拿出务实、管用、有效的措施来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也相当重要。中央编译局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部副研究员靳呈伟认为,党中央的决策部署着眼全局、较为宏观,执行过程中需要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细化,但不能因此就随意变通,应从严审查基层决策与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契合度。(庄志阳 陈宝福 叶锦灿)

果然如同无名的所料,这次进攻,魏武帝果然是和所有皇子都摊牌了,不过并没有如同无名所想的那样,指定一个人当继承人,虽然这种可能是最大的。光皇无极一个人,就能将整个殇星峰上下闹的是鸡飞狗跳的,因为皇无极的强势,也让所有人都不敢小看藏星峰,再加上无名在四大势力联合会武上的出色表现,也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藏星峰人少,但是却不可小觑。

  反派专业户《“大”人物》里演警察,34岁拿下舞台艺术政府最高奖,自认是个没有目的性的“北漂” 王砚辉 我不是个“坏人”,不求大红大紫

  在最近上映的电影《“大”人物》中,观众又看到了这个熟悉的面孔:王砚辉。片中他饰演一位充满正义感的警察,并且自带搞笑神经。在王砚辉的作品序列中,这是他罕有的正面角色,以往他在大银幕上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多是反派形象,特别是作为导演曹保平的御用男演员,更是将“反派专业户”这一标签深深地打印在了观众心里,比如《光荣的愤怒》中的恶霸村长熊老三,《李米的猜想》中走投无路的运毒人裘火贵,《烈日灼心》最后仅出场不到3分钟的凶手,《追凶者也》中小镇治安联防队队长钱贵兴……

  不过,王砚辉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在演坏人,他的习惯是尽量把角色考虑得更丰富些,“他前史是什么?为什么会坏?每个人做坏事的时候,不会想自己是坏人。”正是因为王砚辉赋予了这些角色性格上的复杂性,让他们变得更有魅力。

  而刚刚过去的2018年,则是王砚辉特别有成就感的一年,他有三部作品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分别是《幕后玩家》《我不是药神》和《无名之辈》,特别是后两部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与口碑。从最开始的默默无闻,到这几年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他,王砚辉不觉得这算是大器晚成,他说,演员就应该这样一步一步从上学开始,然后经历各种事情。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演员,但并不想大红大紫。

  A

  生活中就是个简单、幽默的人

  最初,剧组找王砚辉是演《“大”人物》中那个遭遇非法强拆后跳楼自杀的修车工,后来改为演警察。“我还是更喜欢那个角色”,在王砚辉看来,那个跳楼自杀的好人,与他之前塑造的“坏人”反差更大。

  “其实我想演好人的,长得也不坏,而且自认为是个善良的人。”王砚辉并非一直在演“坏人”,1989年大学毕业后他就直接进了云南省话剧团,在话剧舞台上演了很多正面角色,警察、解放军、老党员、卧底等等。所以,《“大”人物》中的警察角色对王砚辉来说并不陌生,并且他身边也有很多警察朋友,从他们身上能够感受到一些警察的特质:有时候看着冷,但内心又特别丰富,当真正面对犯罪分子的时候,他们身上莫名有一种正义感。“任何东西在大是大非面前都是小的,包括自己升职都是小事。面对坏人,付出生命也不为过。”

  除了正义感外,王砚辉还赋予了这个人物一些喜剧元素。有一场戏,王砚辉、王千源、杜源三位老警察在办公室里脱衣服“比伤”,王砚辉掀起衬衣,露出圆鼓鼓的大肚腩,成为整部电影观众笑点最多的片段。王砚辉说,其实自己生活中也是一个很幽默的人,“就是简单一点,开心一点。”

  现在演曹保平的戏一样如履薄冰

  遇到了曹保平,王砚辉的表演好像被打开了另一个维度,也基本与“正面角色”绝了缘。2007年,曹保平去云南拍《光荣的愤怒》,本来定下了一拨演员,但饰演村长熊老三的演员没来,就找到了当时云南省话剧团里小有名气的王砚辉。熊老三是村里的恶霸,绝对的反面人物,并且还是男二号。王砚辉之前根本没演过坏人,“他怎么会让我演那样的角色,在我的思维里都不敢去接这种戏。”王砚辉没抱太大希望,对导演说:“我给你试试,你觉得行就行,不行就算了。”结果,一试就被导演相中了。王砚辉最终凭借该片获得了第8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男配角。

  从此,王砚辉成了曹保平导演的御用男演员,陆续合作了《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追凶者也》以及还没上映的《她杀》,无一例外都是反派。

  《烈日灼心》结尾有一段网友认为王砚辉可以“封神”的表演:他饰演的凶手在审讯室交代犯罪经过。不足三分钟,很多网友看完都以为这是真实杀人犯的纪录影像。回忆起这段表演,王砚辉却是轻描淡写,当时他正在北京开会,“导演临时把我拽过去的,吃着火锅,唱着歌就把它演了,也就准备了一下午。”

  和曹保平合作时间长了,王砚辉能够感受到一种男人间的默契,“有时不说话,一个眼神就懂了。”不过,如今演曹保平的戏,他还是如履薄冰,“每次都特别痛苦,但是每次去解决问题,克服困难,这个过程是痛并快乐的一件事。”

  C

  给我一个机会 我能演好父亲角色

  虽然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反派,但王砚辉并不担心自己会被定型。“我可以演身体微微发福的军人、领导,还能演农民。我是个可塑性很强的人,现在只是发挥了一点。”

  王砚辉的儿子今年11岁,还在上小学,儿子也看过他的电影,知道爸爸演坏人,也没觉得怎么样,“反正我儿子一直觉得我是最好的”。不过,有了孩子后,他最想演的是父亲。

  在《无名之辈》中,王砚辉饰演一名拖欠工程款跑路的老板,也是一位父亲。他在电影中设计了很多细节,比如最后打群架时,“我像个大熊一样把我的女人和儿子抱在怀里,护着他们。中年父亲对孩子的爱更深沉、更细腻,像座山一样,这是我的审美。”

  说到审美,王砚辉对于自己的形象,并不是特别在意,采访时,他穿了一件黑色皮衣,里面一件黑色T恤,微微发福的身材显露出来。他拒绝了化妆师提出的很多要求,只是简单打了个底。在身材上,他并没有像其他演员那样在饮食和训练上进行严格的控制,而是随性、舒服就好。

  在之前播出的《向往的生活》中,本来想减肥的他,在何炅的鼓动下,又盛了第二碗面。“你看《教父》里面那些大胖子杀手都是这样,衣服扣子都要崩开了,虽然胖但很有力量。”王砚辉一边说,一边挺着肚子模仿着杀手的动作。

  D

  三十多岁就把国内话剧奖拿遍了

  王砚辉现在定居云南,还是在云南省话剧团工作,只不过不演话剧了。聊起话剧,刚刚还因为拍了两个大夜戏精神状态不佳的王砚辉,顿时来了精神,“我演话剧演得是最好的,比演电影还好。我三十多岁时就把国内的奖差不多都拿了,特别到我这个岁数对社会有所认识,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有了自己的独立审美之后,觉得现在可能会比年轻时更好。”

  2004年,王砚辉主演了话剧《打工棚》,为了演好主人公赵云天,三次下乡体验生活,演活了一个以一身正气赢得打工者信赖的共产党员。34岁的王砚辉凭借该剧拿下舞台艺术政府最高奖文华奖。

  王砚辉说,他特别庆幸最开始就接触到了戏剧,他认为不管什么表演,戏剧一定是基础。“像英国、俄罗斯那些经典戏剧,到现在语言依然那么美,而且你吸收了以后,在准备其他角色和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

  E

  不拍戏的时候就是个普通老百姓

  王砚辉是个低调的演员,平时除了拍戏,很少在媒体前曝光。唯一上过的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还是为了宣传电影,对于置身不熟悉的领域,他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我除了会演点戏,其他啥也不会。”在他看来,拍戏的时候自己是个演员,不拍戏的时候就是个普通老百姓,每天喝喝茶,跟朋友聊聊天。对于“走红”这件事,王砚辉早就看破红尘,“说真心话没怎么想,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只要有几个好作品就行。真不是装,真是一点也不想。”

  时光倒回到20年前,王砚辉却有另一个答案:“谁不想啊”。最切实的行动便是,上世纪90年代,王砚辉来北京电影学院进修,做了五年“北漂”。“北京太神秘、太复杂了,我一定要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年轻时的一种冲动。”在北京的五年,王砚辉演了不少话剧,收获也挺多,但时间久了就有点躁,最终还是选择回到云南。

  现在,王砚辉依然称自己为“北漂”,不过只在有戏的时候才来北京,与年轻时相比,少了一些目的性,活得更潇洒。对王砚辉来说,他更喜欢随性一点,没有什么计划,遇到自己喜欢的剧本或角色,工作就会安排得满满当当,如果不开心就不拍了,“抽点时间陪陪儿子”。

  问他“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三五好友,喝点儿小酒,家里孩子茁壮成长,拍着自己喜欢的戏,能够跟自己聊得来的人在一起创作是最开心的事。”王砚辉说。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这还只是半圣而已,等到秦王晋升成为圣境之后就有可能组成一支上前圣境高手组成的军队,这样的军队绝对足以横扫一切。“没事,我等他们来!”无名咧嘴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但是眼中寒意却是越发的盛了。“叶宁!”

本文链接:http://kulabu.com/2018-12-27/86827.html


[责任编辑: 赵才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