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太行山的求学女孩:像城里娃一样争取明天

多彩生活网   2019-02-22 08:01:36   【打印本页】   浏览:79191次

独远,听此,道“不行,这一次意在救人,你们都在这里等我回来就是!”短暂的沉静之后,半步大能回过头来,面色阴沉如水,他锁定住了姜遇,淡淡说道:“交出组天诀,我可以留你全尸!”“我,我要杀了你!”却就在此后少刻,地宫上空突然飞掠入一道黄色身影。

月色之下,一位第一岗位的蜀山仙剑派的弟子,道“不知龙云峰的事情怎么样了?”三个老者剧烈的挣扎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三个老者最终无法摆脱金色巨雕的双爪,没了动静。

  全国政协委员贺颖春DD
  扛起责任 做好调研(新春走基层?代表委员履职故事)

  “这几天,在梳理2018年以来的调研资料,准备今年的提案。”见到贺颖春时,她正奋笔疾书。

  现任甘肃张掖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一中副校长的贺颖春,2013年当选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8年连任。

  去年两会,贺颖春带去7份提案。“分别与教育、文化和生态环境保护有关,其中3份转为正式提案,获得教育部、财政部和水利部专函答复。”

  “可以说是‘件件有回音’,这也更激励我认认真真沉下基层,扎扎实实做好调研。”贺颖春说。

  调研的主题之一,仍然是呼吁加大西部民族地区师资力量的扶持力度。“这些年,我明显感受到国家对西部教育越来越重视,也能切实感受到国家政策在地方落地生根。”贺颖春介绍,以肃南一中为例,该校教职工共有108人,其中一线教师88人,已经评上高级职称的有31人,占比约35%。

  对肃南这种欠发达的少数民族地区而言,如何让优秀人才愿意来、留得住?贺颖春隔三岔五就“逮”住年轻教师聊天。“我有一个专门的笔记本,上边写着年轻教师的所思所盼、所忧所愁DD离家太远,交通不便……”贺颖春说,“我会经常打开翻一翻,提醒我把他们的心里话带到会上去。”

  贺颖春说,裕固族群众对教育极为看重。“尤其是牧民,常常往返几十甚至上百公里到学校接送孩子。”

  如何把裕固族的民族文化保护传承下去,也是贺颖春长期关注的议题。近年来,在贺颖春等人的呼吁下,肃南县成立了裕固族教育研究所。“学校定期开展裕固语口语及才艺展示活动,去年已经是第八届。”贺颖春说。

  肃南县城位于祁连山北麓,“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被通报后,省里、市里都制定了整改措施,肃南也不例外。”贺颖春说,去年核心区牧民全部搬离,“据我调研了解,基础好的牧民转型很快,但也有一部分人没有找到新的增收门路。”

  最近,贺颖春正在联系农牧等部门了解情况,争取能够帮这部分牧民群众找到新的致富渠道。

  记者手记

  悉心听民情 奋力解民忧

  去年一年,贺颖春相当一部分时间在调研中度过。厚厚的笔记本上,翔实的数据和生动的案例,记录了贺颖春过去一年的履职足迹。

  听民情,解民忧。贺颖春说,她一定会把调研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带到北京去,积极建言献策,推动相关问题解决。

付 文

付 文

“我看不如叫血魔老龟吧,叫老祖真的是跌份!”所有将士,都从鳄魔王那处收回视线,道“冲啊!”

四象真灵的虚影兽吼着。他一步踏出,向一张石桌闪电般掠去,在那上面,有一枚石质刻牌,漫长岁月过去,早已沾染上了灰尘,不仔细观望的话都快要忽略其存在了。在家家户户的院门口摆放的不是农具,不是打猎用的弓箭等物件,而是清一色地摆放着三足鼎立的东西。这种东西,唯一的区别就是有的高有的矮,有的扁有的长,杨立不觉心中一动,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本文链接:http://kulabu.com/2019-02-01/98800.html


[责任编辑: 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