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墨尔本国际机场将斥资升级扩建

多彩生活网   2019-03-23 06:50:49   【打印本页】   浏览:85345次

空间秘地内,霞光飞舞,神采流曳,姜遇的身体内如有一条洪流在奔腾,万马齐啸,声威隆隆。这声音很熟悉,姜遇很快确定就是恶道士张天凌在叫嚣了。不过他很聪明,用秘法掩藏了声音的来源之处,只有声音远远传遍了四方。“天蛛神抓!”

嘶嘶声从洞内传来,极为腥臭的气味很快在空气中弥漫,姜遇忙运转禁仙三封牢守脉门,身子快速后退,不让毒气渗入。他看的很清楚,空气已经开始有轻微的变绿,地上的草叶瞬间枯萎,可想这毒性多么剧烈。因为要得到小气团来增进自己的修为,他可是在血祭之地一待就是三年,连吸纳小气团之后,淬炼它的功法,此人都修炼了一部分。

  国产小鹰-700飞机成功首飞

  新华社西安3月22日电(毛海峰、沈璐)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通航国际(西安)飞机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的国内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轻型多用途通航飞机DD小鹰-700飞机,22日在位于西安阎良的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机场成功首飞。

  小鹰-700飞机于2019年3月13日顺利完成了首飞技术质量评审和放飞评审,飞机状态良好,满足首飞的全部条件。

  小鹰-700飞机是全新设计的四座单发活塞式螺旋桨飞机。飞机主要用途为运输航空、通用航空、个人飞行等驾驶人员的初级飞行训练,并可用于其他各种通用航空领域。飞机支持包括尾旋在内的所有训练科目,具有很好的安全性、舒适性及可维护性。

  小鹰-700飞机首飞之后将在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完成预计两年左右的适航取证试飞,最终取得型号合格证并进入市场。后续将向飞行培训型、物流货运型、私人商用型、紧急救援型、农林业务型、雪上及水上飞行型等领域开展系列化改型发展。

荒野鬼鸩锋锐狭长的尖嘴和长着一撮黑毛的凶恶鸟头耷拉在地上,双翅铺开,双腿半跪半立,表现出了一副不屈不挠的模样。至于云歌仙子和孤云,两人脸上微笑着看着姜遇,似乎在表明与他们无关,也不屑于这样为难姜遇,但是姜遇却根据他们的站位判断的出来,两人将他从旁边突围的路堵死了,如果想跑,那就只能向洞里面跑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艺评】从《都挺好》看家庭伦理剧20年

  最近,一部家庭伦理剧《都挺好》播得越来越有话题。

  这部前后分别以“挺好的”“都很好”“都挺好的”占据社交网络热搜的电视剧,却被埋怨“哪里是都挺好,简直是都活该吧”DD看似和满的家庭背后其实千疮百孔DD这部改编自阿耐同名小说的作品并不是一曲颂歌,而是残酷地直指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对亲情的扭曲与撕裂,也因此被称为是《欢乐颂》中樊胜美的故事新编。

  名校毕业、定居美国的长子,有车有房跻身中产的次子,出任公司经理的小女儿,看似风光无限的苏家,在苏母突然离世后“危险的平衡”被打破,自私、小气、毫无主见的苏父如何养老?一心要挑起家族重担却力不可及的大哥、啃老成性的二哥、与苏家断绝关系的小妹……原来“都挺好”的含义并非一团和气的粉饰,正如编剧所言:“原生家庭欠你的,你得靠自己找回来。找不回来就是一场灾难,找回来就‘都挺好’。”自此,我们第一次得以在国产剧中看到对原生家庭与亲子关系的严肃反思,更为难得的是,借由这部被网友戏称“苏家的优秀女人们和只会惹事的男人们”的作品,终于在家庭伦理剧这一类型里看到了缺席已久的“正常”女性角色演绎。

  1999年上映的《牵手》可标定为中国家庭伦理剧发展之始,18集连续剧《牵手》以旖旎浪漫的色彩开拓了这一类型,亦奠定了基本的叙事元素:婚姻危机。2004年《中国式离婚》讲述歇斯底里的妻子将丈夫推远的故事,在牺牲事业回归家庭后成为与社会脱节、疑神疑鬼的怨妇,这个东方版本“阁楼上疯女人”的形象开启了家庭伦理剧对女性一方过错质询之路DD婚姻中女性的过错重于男性,并成为家庭伦理剧“第三者时代”的肇始,此后的剧作探讨主题逐渐下沉。

  及至《蜗居》将“第三者”“婚外不伦恋”作为核心矛盾的伦理剧时代,剧作剥除了以往对婚恋、两性关系、以及应如何在婚姻中保持自我的思考,以男性视角在女性角色的字典中重重地写下了一个硕大的“被”字:剧中女性拿到的剧本多是“弃妇”,被背叛、被抛弃是她们恐惧的命运,她们所有的“婚姻保卫战”也因此都被打上了被动防御的标签而被剥夺了主动权,自我主体性的丧失随之而来。另一边,《双面胶》《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家庭伦理剧则将“婆媳矛盾”推上高潮,“催婚催生”“剩女有罪”成为其间重要的叙事元素。

  家庭伦理剧的20年类型“进化”也是女性角色被污名化之路。一方面,女性角色在家庭伦理剧中被极大地窄化为“婆婆妈妈”“歇斯底里”“蛇蝎毒妇”几种苍白的脸谱化存在;而“贤妻”形象则被征用为男性理想投射的化身,能吃苦是基本技能,爱原谅是生活底色。如此设置实则浪费了一批优秀的女演员,如今家庭剧中的“妈妈专业户”潘虹、张凯丽、归亚蕾、陈瑾等人并非不可演绎一出中国版《傲骨贤妻》。

  另一方面,女性价值被不断矮化、物化,在家庭伦理剧中灌输的“政治正确”即是:女人的青春最“值钱”,青春被置换为婚恋市场上议价的最大筹码。于是,关于女性情感混乱、缺乏判断力、理性的刻板印象被不断重复、加固:不开心就要买包、包治百病,女生就是爱撕扯、搬弄是非,女生遇事只能求助他人。

  终于,家庭伦理剧“进化”多年得以在“婚姻危机”外开拓新的题材,我们无比兴奋地看到《都挺好》关于原生家庭层面的思考与探讨。如果说电影《狗十三》呈现了中国式家长的伤害式教育;电视剧《都挺好》则将视角转向应如何与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共处,尤其,剧中塑造出了小妹明玉、大嫂吴非、二嫂朱丽不被妖魔化与脸谱化的“正常”女性角色,看到了她们之间的理解与互助。我们期待看到更多这样的《都挺好》出现,真正的戳到痛点并引发新时代家庭伦理的广泛讨论、深刻思考,而不是对问题的浅层消费。一部好的文艺作品是能够与时代共振的,《都挺好》为我们做出的示范并不是“矫枉过正”,而只是一次正常的社会观念偏差调校。

韩思琪

韩思琪

他虽是和迟的护道者,平日并不耀眼,对于玹镜的修士,却从来都瞧不起。眼见着狩猎荒野羊的计划失败,再想寻觅到这些家伙的行踪,又不知道要耗费上多长的时间,如今时候已是不早,恐怕容不得其多有耽搁了。蓝可儿跟着无名,看着无名明明上了山,可是她找遍了周围为没有找到蓝可儿有些糊涂,摸着自己的脑袋。“无名哥,无名哥,你在哪儿?”蓝可儿喊了几遍,周围依旧是没有动静,一片寂静,就连异兽的咆哮声也没有了。突然蓝可儿灵光一现,那惊讶的表情显露在脸上,心中暗暗道:不会是无名哥想不开,从这里跳了下去吧。蓝可儿着急的跑到四处寻找,一边找一边喊:无名哥,无名哥,却依旧什么也没有。蓝可儿着急的哭了,直到很晚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去。

本文链接:http://kulabu.com/2019-03-01/66429.html


[责任编辑: 马倩倩]